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黄大仙真解一句特马诗 > 正文内容

黄大仙真解一句特马诗民间有黄皮子“上身”的传说小伙被黄皮子咬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10-09 点击数:

 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乱作一团了,姥爷姥姥的死还没有闹明白怎么回事,突然之间又死了个老太太,我还成了凶手,我实在是一点心情也没有了。

  到底是谁非要让我背这个黑锅,而且还让贝贝亲眼所见,这就太不正常了。另外我觉得那老太太的本事很大,能轻易杀得了她的,可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。

  “你们刚才说的二龙山在哪啊?”叶辰非常好奇,我告诉他二龙山是我家乡那附近的一座山,非常危险,675555搜码网更是在开历史倒车,也没开发过,跟原始森林没两样。

  我对他的这种爱探险不要命的精神很无语,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他,“太危险,没可能。”

  自上次我去了一次之后,我知道那地方远比我想象得要危险,如果叶辰是好奇,想找刺激,我是不可能带他去的。

  我就把临开学之前,贝贝在小旅馆里用女鬼害我的事给他说了。叶辰听完不问我小晴的事,反倒问我为什么要提前离开家,我就说是调查祖坟被刨的事情。

  他皱着眉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然后他又问我当初为什么去二龙山,有没有见到黄皮子的样子什么的。

  “回头再细说吧。”一来我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,二来这事儿说起来话长,连我自己都没理清出呢。而且这一说就要牵扯出姥爷的事,还有那黄皮书和我的另一个名字,这是姥爷生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说的。

  我们又休息了五分钟,就离开了。回去的时候,我舍不得打车了,就坐了地铁。到了学校之后,毒蝎子就开始不安分起来,它在心里告诉我,在背包里太闷,想出来。

  我也没养过蛊,说实话带着这么一只大毒蝎子是很麻烦,放在宿舍里,万一被人发现了,肯定会吓坏了别人。要是放在柜子里,或者我自己的床头,我又觉得很别扭。

  于是我问叶辰该怎么办。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那本破书,翻看了一会儿告诉我,这东西放出去也没事,它认我做主人了,就会听我的指挥,但是我必须一个月给他喂一次食,猪心蛇胆什么的都可以。
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放心大胆地把毒蝎放了出来,叮嘱它藏好了,别被人发现,如果我念动咒语的时候,它就要出来帮我。

  那毒蝎子一被放到了地上,就撒欢儿似的,听我说完,翘着蝎子尾巴‘嘶溜’就消失了,真是有灵性了,难道它还会隐形?虽然看不见它去了哪儿,但是我能感觉到它就在这附近。

  等我们回到宿舍的时候,也快要熄灯了,另外俩室友都已经睡了,明天就是军训最后一天,这几天大家都累坏了。我因为生病,叶辰则以照顾我为由,我们两个都逃过了最后两天难熬的日子。

  今天折腾地够呛,我和叶辰都出了一身的臭汗。我放下东西就去冲了个凉,我回想着白天的事情,我总觉得贝贝好像是被人利用了似的,而且我知道自己肯定还会再遇到麻烦。

  我心不在焉地冲完凉,趿拉着人字拖回到宿舍。叶辰正一手拿着个冰袋敷脚,一手翻着书。我估计又是在学习什么阴阳知识。

  其实有时候我很佩服他,因为他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是真下功夫钻研,并不会浅尝辄止,单这一点就比很多人都强了。

  我一进门,他无意地稍稍回了下头。原本无心的扫一眼,没想到他就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,盯着我的脚,朝我走了过来。

  “哦……这个啊,这是我在家的时候,被野兽咬伤的,我家在山区,很正常的。”我故意满不在乎地说。

  “不对,咬你的这东西可不是普通的野兽。”他这明察秋毫的本事,我真是佩服,难道他看的书上连黄皮子的牙都介绍过?

  我一直没在意这牙印的颜色,觉得这是伤口正常愈合的过程。这么一看,是有点不正常。

  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你不是总遇到奇怪的事情,也有想不通的吗,没准儿能帮你。”叶辰还跟我卖关子,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,应该是带我去见什么高人吧。

  第二天一早,叶辰就把我叫了起来。我根本就没睡够,用凉水洗了把脸以后,让自己清醒了一下,就跟着叶辰出了学校。

  我对北京一点都不熟悉,也没有好好逛过,跟在叶辰身后,只觉得车水马龙,应接不暇。终于他把我带到了一个看上去有点老旧的居民楼里,三单元一层东门。

  我跟随叶辰进屋,家具的年代都比较久了,屋里很整洁,但光线略差一些,在墙的边边角角可以看见一些黄纸红字或者红纸黑字的符。我也看不懂,觉得应该和屋子里的风水有些关系。

  叶辰直接带我穿过客厅来到小院里,一位白发老人正在浇花,肯定就是叶辰的爷爷了。老人养了满院子的兰花,旁边的小屋里还不时飘出一缕缕烟雾,一闻就知道是燃着香的。

  老人一看见叶辰,马上就眉开眼笑,问他怎么突然跑回来了,上学好不好之类的。叶辰简单回答了两句,“爷爷,这是我的室友,文强。”

  叶老笑着端详了我一小会儿,眼神很犀利,就好像能把我看透了似的。然后他从旁边拿过两把小椅子让我和叶辰坐下。

  叶辰也不绕弯子,直接让我把脚上那牙印露出来给他爷爷看。我犹豫了一下,乖乖把鞋子和袜子脱了下来。

  我见过之前叶老画过的金符,知道他绝对是有道行的。因为我是被黄皮子咬的,一开始也担心过,但是后来我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,也就淡忘了。现在重新提起这件事,我心里突然很忐忑,怕听到叶老说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  叶老看到那牙印后,笑容一下子就僵了,又皱着眉看了我一眼,我更不安了,难道怕什么有什么,这牙印没那么简单?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支支吾吾起来,快速组织语言,我没想到叶老这么厉害,一下子就能看出是地仙,“其实我是去山里找黄皮子的时候,被咬伤的,但是我没有得罪他,就是被咬了一口。会有什么副作用吗?”

  叶辰听了十分惊讶,叶老倒很淡定,他也没有问我为什么找黄皮子这样的问题,而是直接回答了我的问题,“有好处,也有坏处。你最近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?”

  我回想了一下,倒也没什么异常,我的异常情况基本都是贝贝给我造成的,毒蛊也破了,其他一切正常。

  我总是往自己的健康方面想,倒是忘了我能看见鬼这一点了。难道这和我被咬也有关系?

  叶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“黄三爷不会随便咬人,被他咬了之后,人体的阳气会被降到最低,我想这就是你能看见鬼的原因。”

  我听叶老称呼黄皮子为黄三爷,很恭敬的样子,我不禁想,他不会是供奉着黄皮子呢吧?要真是那样,我也要注意对黄皮子的称呼了,一口一个黄皮子地叫感觉不太好。

  其实对于叶老刚才的话,我更在意的是他说我‘阳气降到最低’这件事,那是不是说我现在接近鬼的状态了,所以能看见鬼?

  叶老没回答我,而是直接拿起我的手腕开始为我号脉,他紧锁眉头,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刻,他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,好像是分析我的病症,又好像在跟谁说话。

 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,叶老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,我也更加忐忑,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这种感觉就像等着医生宣判还能活多久一样。

  突然他松开我的手腕,表情特别严肃,“你的身体很不稳定,气血紊乱,脉象也是时强时弱。这样下去,你的身体恐怕撑不住啊。”

  叶老点点头,“也不见得是损伤,要知道黄三爷可是修炼多年成仙的,被他咬了也许还是你的造化呢,所以我现在也说不好。”

  不是损伤,难道还能是帮我保命不成?不过我想起黄皮子曾对我说过话,他说念我是个鬼名,可怜我,所以就咬了我一口?怎么都觉得怪怪的。

  其实自从我改名后就一直非常健康,也没遇到过危险。要说最近我身体出现的异常情况,也就两次,一次是在老家,我娘发现我的胳膊突然被划破了。另外一次就是贝贝给我下蛊,我现在唯一可以怀疑的对象就是贝贝了,该不会是因为那毒蛊造成了的呢?

  我说出自己的猜测后,叶老说如果已经破蛊,就不会再有问题了,所以应该没有关系。

  这时叶辰突然很认真地对我说,“文强,你和黄三爷到底有什么渊源啊?还有,你遇到的困难,也可以跟我爷爷说一说,没准儿他能帮你拿拿主意啊。”我能看出叶辰不止是因为好奇,他是真心想帮我。

  我又看看叶老,恍惚间,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姥爷一样亲切。其实我在北京也无亲无故,他们是唯一愿意帮我的人,我觉得自己也该放下戒备心了,我应该相信叶辰和叶老。

  于是我把姥爷离奇去世后的事情告诉了他们。包括姥爷给我托梦让我救他,然后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方法,就是去二龙山求一撮黄皮子的毛,这样在十五的时候才能跟鬼官交流,救出姥爷。这也是我提前去镇上的另一个原因,因为在跟鬼官沟通的时候,我不想被人发现,也怕被打扰,但没想到那次还是被贝贝搅了局。

  我也把姥姥的离奇去世和祖坟莫名其妙被刨的事告诉了他们,我觉得这些事情应该都是有关联的,但是又找不出任何线索,这一直困扰着我。

  “对付你们家的人,可不是个小角色啊!”叶老神情凝重地说,“你姥爷是因为什么去世的,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吗?”

  其实黄三爷曾经对我说过一些话,是它告诉我,我的名字是鬼名,还说我和我姥爷都被人利用了,但是这部分牵扯到我的另一个名字,我不能如实把这一部分说出来,包括黄皮书的存在也不能让人知道,对于这两个秘密,我知道非常重要,绝对不能泄露。

  我对叶老摇摇头,紧接着我问他,有没有办法能帮我理顺气血,开点什么中药喝一喝也行啊。

  叶老苦闷地叹了口气,“哎,我还是能力有限,你的病恐怕不是吃两剂药就能好的啊。”

  叶老没表态,只对我说了一句,“先跟我来吧。”叶辰也站起来想一起去,但是被叶老又摁回到了椅子上。

  这间小屋的墙壁黑魆魆的,一看就是因为常年燃香熏黑的。屋子只有一扇小窗户,还被报纸糊上了,所以光线更暗。屋子中间摆着的一张个八仙桌,桌上满了贡品,有点心也有很多荤菜,桌子后面是一张长长的案几,上面供奉着一个长相怪异的泥塑人像,香炉里的香已经快要燃尽。

  那小泥人身穿一件绿色长袍,头上有发髻,大大的三角眼,细扁的嘴唇,有鼻子吗?我看不清。

  叶老重新点上香,然后跪在了一个破旧的黄色蒲团上,他冲我指了指另一个蒲团,我赶紧学着跪了下来。然后他眼睛微闭,念叨起来,不是诵经,也不是念咒。我竖起耳朵仔细地听,隐约可以听见他说什么弟子怎样怎样的,感觉就像跟人在说话。

  我百无聊赖地跪了一会儿,突然眼前一黑,什么都看不到了,但是意识还清醒。我马上紧张起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,我看不到了!”我着急地问叶老,他没吭声。很快我感觉到浑身凉飕飕的,倒是很舒服,我也放松了很多。

  那种冰凉的感觉持续了一会儿之后,就消失了,我渐渐恢复了视力,感觉浑身都舒畅了,抬头看一眼那小绿人,突然觉得他在看着我似的。

  叶老手撑地站了起来,好像很累,他坐到了旁边的一把椅子上,透过昏暗的烛光,我能看见他的表情并不好看。我继续跪坐在蒲团上,小心翼翼地叶老刚才是什么怎么回事,这个泥塑的小像是不是一种家仙。

  于是我又问刚才是不是在给我治病,到底怎么样了。叶老叹了口气,“你的情况我不能透露半个字,连上仙也不敢说,不过经过刚才给你的理顺气血,应该对你有些帮助,但之后会怎样,我说不好。”

  他说的玄玄乎乎,我听了心里更加憋得慌。云深道长当初也是,不肯透露半个字,连老太太托梦也只说我有危险,却不说是什么,只能让我自己苦闷着。

  他听了我的话很欣慰,对我赞赏地点了点头我,“你现在是极阴体质,很容易沾惹不干净的东西,那些脏东西其实就跟人一样,也是欺软怕硬,你身体弱的时候,他就欺负你。以后多小心吧。”

  叶老停顿了一会儿,继续对我说我,“普通人不会有你这种体质,你肯定还有事没说。”

  “你不说自有不说的道理,我不会问。你是个聪明孩子,也知道分寸,你要记住,现在不能说的,以后也不要对任何人讲。因为乱讲话,丢了性命的,我见过的也不止一个。”

  “我会帮你,是觉得我们有缘,凡事都讲究一个机缘巧合,那黄三爷咬了你,也是这个道理。”

  我点点头,我觉得叶老应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,但看他的生活状态,总觉得他是故意隐居在这普通的居民楼里似的。

  我回想以前听说过的,还有黄皮书上讲到的,就跟他大致说了说,什么黑狗血啊,骚猫尿啊,朱砂做符啊,撒豆子等等,把自己知道的念叨了一遍。

  他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你知道的不少,应该够用了,你将来只要记住一点,鬼始终是怕人的,而且尽量不要去招惹他们,不然你的麻烦就停不了了。不过并非所有的鬼都是恶的,你多结善缘,对你会有好处。”

  叶老浑厚沙哑的声音透着很多智慧,其实我很想让他多教我一些东西,但是叶老好像也不想再多讲,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

  叶老起身要出屋,我也赶紧站起来,他突然又回过头来对我说,“叶辰不知道我供着的是家仙,你也不要告诉他。”

  “他可以感兴趣,但是我不能传授他什么,也不能跟他说这些事,你就当帮我个忙吧,别的无所谓,就是别说家仙的事。”

  我们一从屋里出来,却发现叶辰正扒着窗户偷听呢,他一看见我们也觉得有点尴尬,挠着脑袋憨笑着,然后偷偷看自己的爷爷的脸色。

  叶老无奈地叹了口气,叶辰见自己没有挨批,连忙凑过来问我怎么样了,我只跟他说了句好多了,其实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。

  过了一会儿,叶奶奶回来了。她拎着一些蔬菜,还背着一把晨练用的剑,看样子是晨练结束后就去买了菜。叶奶奶看看宝贝孙子回来了,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,我也留下了吃了午饭。叶奶奶烧了一大桌菜,我吃的很香,我感觉已经好久没在家吃过饭了,真的很怀念这种感觉。

  离开叶老家之后,叶辰总算是忍不住了,开启连珠炮发问模式,我心说这小子倒是机灵,知道他爷爷不会告诉他,所以当着面的时候一句也不多问。

  “其实我最羡慕的是爷爷今天居然让你进了那间屋子,他从来不让我进去。印象中我只偷偷去过两次,都被发现了,还挨了一顿臭揍。你刚见我爷爷一面,他就让你进去看了,你说我羡慕不羡慕。”

  “那我爷爷有没有说他供奉的是什么神?你们在屋里说什么了?”叶辰依然好奇。

  我想了想对他说,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神,他就是让我对着那个泥塑像磕了三个头,然后叮嘱我几句。”

  回到学校后,我的身体没什么异常,每天除了上课以外,我也会拿着一本书,把黄皮书夹在中间,找个没人的地方,坐在长椅上研究上面的内容。

  身边的人早就已经熟悉了,叶辰也不像刚开学时那么少言寡语了,平时我们几个也会一起去聚聚餐,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。

  我也往家里打过几个电话说了说自己现在的情况。每次都是娘接的电话,听得出来她很想我,总是说着说着,鼻音就重了,我一问,娘就说自己着凉鼻子不透气什么的,我知道她是在掉眼泪。

  “文强,家里的事情,不用惦记,你在外面好好念书就行啊!”娘每次都会这样说,我心里更不好受,我还问了问家里其他人的情况,知道大表嫂还是老样子,疯疯傻傻的,有时候会念叨我的名字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不过舅妈和大表哥真的按照云深道长说的做了,没让她见任何外人。

 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两个礼拜,贝贝没有再出现过,没有任何动静,这期间我还喂了一次我的大蝎子,我感觉它在外面好像还混的不错。

  喂完蝎子,我回到寝室,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就睡了。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揉揉眼睛,回头一看,一个人都没有,而且这里也不是寝室。

  我竟然在水底!这里到处长着杂乱的水草,而在我的面前不远处放着一口黑色的棺材,棺材盖已经打开。

神童168开奖| 牛牛高手| 金多宝历史| 白姐论坛| 铁算盘| 黄大仙心水| 新跑狗报a| 单双王| 报码室| 财神网| 管家婆| 黄大仙| 财神爷| 香港一品堂| 004900奇人中特网|